1974年,在秦始皇兵馬俑坑中發現大量兵器,這些兵器讓人們看到了秦軍鮮為人知的一面。

在河南省西平縣,考古學家們發現了大量煉鐵遺跡,這在2000多年前,這一帶是春秋戰國時代韓國的冶鐵中心,可見鐵器生產在當時已有一定規模。

令人費解的是,兵馬俑坑中出土的上萬件兵器幾乎都是青銅所鑄,難道秦國沒有跟上時代嗎?

我們先來讀司馬遷的《史記》,他記錄了一次著名的謀殺事件。

在各國即將被統一的前一年,強悍的秦軍正準備消滅燕國,荊軻帶着燕國地圖來到秦國,獻圖投降是假,刺殺秦始皇才是真。書上這樣描述:刺客荊軻手持匕首,繞柱奔逃的秦始皇企圖拔劍還擊,但是三次拔劍而劍竟然不出。

司馬遷註解原因是秦始皇配劍太長,但青銅劍普遍寬而短,隨手就可以抽出,它無法做成長劍的原因是青銅材料易折斷。秦始皇怎麼可能因為劍太長,而拔不出來呢?歷史學家一直很困惑。 

1974年,考古人員在兵馬俑坑中發現了一把完全不同的青銅劍。

令專家吃驚的是,這把劍的長度竟然超過了91厘米,或許當年秦始皇佩帶的就是這種加長的青銅劍。在刺客緊逼奔跑中,要拔出將近一米的長劍,確實不容易。

但是,秦人將劍加長的目的究竟是什麼呢?

19世紀英國古兵器學者理查伯頓認為,在短兵器格鬥中,刺要比砍更有優勢,因為它更逼近對手。比對手的劍長出約30厘米的秦劍,在格鬥中顯然更容易刺到對方,這很可能是秦劍加長的主要原因。但這畢竟是青銅劍,秦人用什麼方法讓長劍不易折斷呢? 

在青銅時代,鑄劍的關鍵是在冶煉時向銅裡加入錫。錫少了,劍太軟;錫多了,劍硬易折。秦劍做的化學定量分析顯示:它的銅錫配比讓青銅劍的硬度和韌性結合得恰到好處。 

在兵馬俑坑,出土最多的青銅兵器是箭頭,而這些箭頭幾乎都是三棱形的(圖來源:Pixabay)

在消滅了中原六國之後,如何對付剽悍的匈奴騎兵就擺到了秦始皇面前。 

當匈奴騎在馬上,高速奔馳衝殺時,步兵很難抵擋。從歷史記錄來看,一種叫「弩」的遠射兵器可能發揮了主要作用。在兵馬俑坑中的「弩」木製部分已經朽爛,但仍可以復原當初的秦弩。

與弓不同,秦弩必須用腳蹬,藉助全身的力量才能上弦。專家估計,這種秦弩的射程應該能達到300米,有效殺傷距離在150米之內。

考古人員還在其中發現了青銅製的小機械,這些小小的青銅構件就是弩用來發射的扳機。它設計得非常精巧,令人不解的是,秦人為什麼不把它做得更簡單一些呢?

假設一種最簡單的方案,製造成本可以大大降低,但是,射手完全靠手指的力量,把勒得很緊的弓弦推出勾牙,就要用很大的力氣,在擊發瞬間,弩肯定會抖動。今天的射擊中,呼吸調整不好,都可能影響到射擊的準確性。 

因此,秦軍的弩機是通過一套靈巧的機械傳遞,讓勾牙在放箭瞬間,突然下沉,扣動扳機變得異常輕巧。這恰恰是弩對弓的優勢之一,拉弓要用很大的力氣,時間越長,越難控制瞄準的穩定。

在兵馬俑坑,出土最多的青銅兵器是箭頭,而這些箭頭幾乎都是三棱形的。秦軍為什麼單單選擇這種三棱箭頭呢?

三棱箭頭擁有三個鋒利的稜角,在擊中目標的瞬間,棱的鋒刃處就會形成切割力,箭頭就能夠穿透鎧甲,直達人體。

帶翼箭頭有兇狠的倒刺,但翼面容易受風的影響,使箭頭偏離目標。秦軍的這種三棱箭頭取消了翼面,應該使射擊更加精準。

檢測結果發現:箭頭的三個弧面幾乎完全相同,接近完美的流線型。這種箭頭的輪廓線跟子彈的外形幾乎一樣,子彈的外形是為了減低飛行過程中的空氣阻力。

我們有理由推測,秦人設計這種三棱形箭頭也是出於同樣的目的。秦人憑經驗接近了現代空氣動力學的規律,這種古老的箭頭是早期飛行器當中的範本,它和今天的子彈一脈相承。

金字塔式的四級管理制度是根本保證(圖來源:Pixabay)

俑坑中的4萬多個三棱箭頭,製作極其規整,秦弩製作十分標準,零件應可互換。在戰場上,秦軍士兵可以把損壞的弩機中,仍舊完好的零件重新拼裝使用。

讓專家迷惑的是,某些天才工匠製造出幾件精美的兵器,是可能的,但兵馬俑坑中的幾萬件兵器,幾乎都是同等質量。怎樣才能既保證標準,又大批量生產呢?

研究人員發現,兵器上刻着一些文字,它們大多是人名,其中出現次數最多的是「相邦呂不韋」。

《呂氏春秋》是秦國最重要的一本歷史文獻,它的編撰者就是呂不韋。呂不韋是當時秦國的丞相,相當於今天的國家總理。《呂氏春秋》上說:物勒工名。意思是,器物的製造者要把自己的名字刻在上面。 

對於歷史學家來說,這些看似普通的文字透露的是秦國軍事工業的管理機密。專家推斷,秦國的軍工管理制度分為四級,從相幫、工師、丞到一個個工匠,層層負責,任何問題都可以通過名字,查到責任人。

當世界上大部分地方仍被荒蠻和蒙昧包圍時,秦人就以獨特的思維方式和智慧,創造出了那個時代最強大的兵器製造業。

轉自:秦始皇網



精彩影音

Ad will display in 09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