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籍機長阮俊勇,今年44歲,開飛機有22年的經驗。人生經歷非常豐富的他,曾去澳洲受訓開飛機,專長開Airbus A320, 曾經在法國受訓駕駛空中巴士,也曾經駐英國牛津當講師訓練機師,飛行1萬4000多小時。除了越南語、英語,他兼通俄語、法語,並曾至中東當機長。

2016年11月27日,他在台灣的一個重要會議上,面對來自全球各地的7000多人,發表了一篇自己心路歷程的故事。他的故事感動無數人,為此我們也特地安排專訪了這位機長,以下是記者(以下簡用問代替)與機長阮俊勇(以下簡用阮代替)對談的節錄。

問:什麼因緣讓您選擇當一名機師的工作?一個需通過嚴格考試的工作?

阮:從1991至1992年,當時我還是體操大學二年級學生,我就考入了航空業。 那時候我被招聘為空中919飛行的警衛,當時入學考試非常嚴格。 那時越南開始革新事業,有一個收入穩定的工作是很多人的夢想。做了兩年多,澳大利亞政府已經幫助越南進行了為期兩年的飛行員駕駛訓練計劃。很幸運地我考中,這也是第一批在西方訓練的越南商業飛行員團隊。 但最大的阻礙是語言,所以我要更加努力才能跟得上和提升自己的能力。

1995年底,我畢業。由於努力和高效學習的成績,我獲得了澳大利亞政府盃優異學生獎。 報紙也進行了採訪和報導,到目前為止,我的名字仍被保留在澳大利亞航空學院的金牌位置,並被標榜為國際學生的模範。 由於我良好的學習成績,我被派往法國去接受Airbus A320的駕駛訓練。然後,我回到越南在320隊工作。隨着國家民航業的發展,我也逐漸成長。

機長阮俊勇坐在Airbus A320的駕駛艙裡。 (圖片來源:阮俊勇授權提供)

問:你也去過許多地方,與很多人接觸,體驗了很多文化,你如何看待越南文化和越南人?

阮:我是一個愛讀書的人,當機師前,我已經讀了許多書。我真正想要了解人生的目的到底是什麼?人類的來源?人生的痛苦和幸福是什麼?做一個機師的夢想也是因為我想真正的耳聞目睹我們浩瀚的宇宙。

學好了英文之後,我想學法文、俄文和中文。每種語言都為我帶來一個有趣的生活。我用不同的文字來讀了很多哲學書、宗教書、心理書、醫書、經濟學的書……,甚至書寫的關於宇宙、宇宙的大爆炸等。所以我外號又叫「書獃子」。

我去過很多地方,每個國家都有自己的文化傳統,很有意思。 古代建築的色彩都表現他們的宗教信仰。每個民族都有不同的精神信仰,但主要是佛教、道教和基督教。

無論是城市多麼繁華和美麗,我仍然會看到痛苦的場景,暗暗的隱藏在華麗城市的背後,這些讓我的心很痛。人生的疑問仍然是我最大的心結。擁有了更多生活的體驗,這個心裡的疑問卻一天比一天大。人生的目的和意義到底是什麼?

我也經常閱讀關於越南歷史從原始時代到現在的書籍。超過4000年歷史的都是需要被保存的根。傳統文化中保存了很多道德的價值,現在道德正在大滑坡。越南傳統文化非常深厚、美麗,現在越南年輕人對儀式、習俗或典故的核心價值意識不足。

今日社會已經變化很大,人與人之間一切以追求物質至上。我的人生經歷過許多事情,實際上我覺得越南人很勤勞。越南人可以做別的國家的人民不想做的工作。每次看見越南人在異國他鄉的痛苦和艱苦的生活,我心裡又有一種莫名的感傷。當時我希望可以為他們做點什麼,讓他們減少艱苦。可是力不從心,那份心願和我對人生疑問一樣,在我心中一直耿耿於懷。

(圖片來源:阮俊勇授權提供)

問:那對你來說,幸福是什麼?
阮:我有一位朋友,他是一位航空高級主管的兒子。1996年,我去胡志明市,有機會和這位朋友相處一段時間。令人驚訝的是,他現在轉為吃齋和修佛。當時總的來看在越南人生活水平不高、人民貧窮。當時我才發現富有的人也不能體驗幸福,好像越有錢幸福離我們越遠似的。
我經常自問:「人的奮鬥努力不是為了幸福,那到底是為了什麼東西?」。當我們獲得某種成就,我們也不滿意,還想要得到更大的東西。幸福就像一個影子,它讓我感到疲憊。

那個朋友借給我很多佛教的書,我也學禪定。我覺得打坐可以讓身體健康、心情平和。我的心可以靜下來,每天睡覺之前我都打坐。但是,現實總是很殘酷無情,為了生活還是得讓人們去努力拚搏。禪修也只能使我在一段時間平靜下來。

作為機長,當飛機起飛時多少人的生命將取決於機長的判斷、如何處理情況以及許多其他因素。這些都是機長的責任。由於工作的要求,我非常嚴格要求自己、始終不斷學習、努力和成長。 我的性格逐漸被工作要求影響,慢慢成為我的個性。 我母親常常說我說話像刀一樣,含義是我的話很容易傷害別人。

當與同齡人交流技術技能時,不管同事真誠的指正,我還是會感到有點不舒服。因為在心裡的深處體現出我的傲慢。當時的我還正在找尋幸福答案的路上。很久以後我才找到什麼才能帶來幸福,因此在台灣的會議上,我才能分享我的故事。

問:按我所知,你已經多次改變工作,是因為你在尋找幸福和人生疑問的答案嗎? 還是因為另一個原因?
阮:我在越南航空工作了10年。當時機師還是一種新的職業,所以機會很多。我在一家中東航空公司工作,薪水很高,休假也很多。但兩年後,大概2009年底我回國參加教學。我的越南航空培訓中心主任的長官請我回去幫助他。

因為我認為這也是一個為我的國家貢獻自己一點點努力的機會,所以我放棄了在中東的工作機會回到越南。當時,越南有一個與英國牛津航空學院合作的機師培訓研究項目。 我負責這個領域,所以我曾經駐英國牛津當講師訓練機師。

越南機長阮俊勇和學院院長Anthony Pettoford先生。 (圖片來源:阮俊勇授權提供)
越南阮俊勇在英國牛津航空大學任教。 (圖片來源:阮俊勇授權提供)
他給年輕飛行員上課。  (圖片來源:阮俊勇授權提供)

作為熱愛工作的機師,在教學的過程當中,自由飛翔在天空中的景象一直擱在我的腦中,感覺和我的呼吸一樣,這麼深切。那是夜空在超過1萬公尺的深切思念。

雖然飛行了很多次,但都有一種相同的感覺:浩瀚的宇宙變成了一種幻想深沉的黑色,四面被覆蓋著閃閃發光的星星。我感到自己很渺小、無力、無常地漂浮在半空中。我感受到生命在巨大的夜空面前都變得很可憐。當燦爛的太陽發光時,這種神奇的感覺就消失了。在我的腦海中,又出現了一個大問題:「真正的宇宙是什麼,摸不着看不到的是真的不存在嗎?」

我決定離開牛津講師的工作,回去中東一家五星級航空公司繼續飛行,並希望能找到許多心裡疑問的答案。

日本的富士山。(圖片來源:Pxhere/CC0 Public Domain)
當我在空中飛行時,宇宙、各種空間的圖像總是出現在我的頭腦裡。(示意圖,圖片來源:David Spinks | Flickr/CC BY 2.0

問:你待在家庭的時間總是很短,父母的照顧問題?

阮俊勇:幾乎從我開始當機師時,我常年不在家。 我的母親是一名越南體育教練,現在她的年齡比較大,所以關節的疾病很痛苦,還有許多老年疾病。因為機師的身份,我有很多機會飛到其它地方,每次回來我都帶些珍貴的東西給父母,可是她的病還是無法完全治好。每次給母親打電話,聽到她的聲音,我很心疼。這個年齡應該由後輩照顧,但是我家裡只有老兩口,互相照顧另一半。

有一次母親中風,我安排好工作就回國照顧她。在醫院裡,病人擁擠,還有的人躺在地上。 許多慘劇般的生活是非常可憐的,即使是年輕人也患有惡性癌症,被宣判死亡般地等死。孩子的無辜眼神仍然充滿生機,他們不知道明天可能就會離開人間。 然後住在中部的父親給孩子買一份1萬越南盾(0.44美元)的飯,裡面只有豆腐和青菜。

那時我又有一個疑問:越南人為何如此艱苦?為什麼無法醫治的病越來越多?然後我就想:是不是現在人道德滑得太不像樣? 人們為了自己的利益而給食物添加一點「毒藥」。 為了增加菜餚的「壽命」(防腐),卻減少吃它的人的壽命。 我希望能夠把去過的城市中美好東西,帶回越南,幫助他們。

經過多次治療後,母親的病還是無法治好。我便鼓勵母親與疾病共處。 2006年,在所有努力失敗後,我的母親開始尋找氣功來治療。 她找到一個法門的氣功,還叫我回國帶她去練。 我後來回國陪母親練了一年多這個法門,還是一樣沒改變。 在我看來,氣功就是這些東西,是宗教愚昧的教條。 最後,我們所採取的是靜坐。

問:那麼你有找到什麼可以帶來幸福的答案嗎?

阮:當然了,這個奧妙的不僅破解了我所有的執迷,並為我和我的家人帶來了真正的幸福。 感覺就像我剛進入一個全新的宇宙似的,這些完全讓我震動。

有一天我的母親打電話給我,她興高采烈的和我分享在網上查到的一門修煉。每次聽到「氣功」兩個字我就不願意繼續聽了,當時工作也很忙,所以我就沒多加理會。過了一段時間,我回家看母親,她的臉色很好,她教我煉法輪大法的五套功法。當我飛到中東時,她還把一本書送給我,並囑咐我一定要讀。

在返回中東上班等飛機時,我打開那本書--《轉法輪》閱讀,1小時下來,書中的內容讓我覺得20多年的疑惑都解答了。
我發現這本書內涵博大精深,這是我人生一直尋找的東西,這是一個真正高德大法。我馬上給媽媽打電話說:「媽媽,這本書很棒,我一定會讀這本書啊!」

機長阮俊勇在台灣的自由廣場煉法輪大法的第五套功法。 (圖片來源:阮俊勇授權提供)

回到中東,我持續讀完這本書和煉五套功法。我一連花了10天上網通讀了法輪功師父的經文,當時許多經書還沒翻譯成越南語。我明白這本書博大精深,到目前為止,所有的奧秘都已經被簡單的語言解開了。

因我的英語很好,我就讀英文譯本。我想能用中文來讀就會更好啊!我的中文不好,所以我想在中國工作,順便學習中文。但是中國航空公司不允許招募越南人,所以我選擇台灣。因緣際會來到台灣,雖然薪資少了一半。
我感覺薪資問題與我從這本書中獲得的相比太小。 雖然很忙,但我開始通過閱讀《轉法輪》並查字典來學習中文。 幾個月後我完全讀完這本中文版。

他已經實現了讀《轉法輪》中文版的願望。 (圖片來源:阮俊勇授權提供)

通過不斷閱讀這本書,我已經找到了關於人生、宇宙、疾病的根源,人生的真正目的和意義到底是什麼的答案。 我真的改變了很多,也變得很好。 

問:在生活當中,透過你所謂的方式,你的言行、你與人的關係得到改善了嗎?

阮:我現在也不說傷害別人的話了。而讓我不能與同事合群的性格比如自滿自大,現在也沒有了。取而代替的是真誠和包容。我要處處為人着想。因我和我的媽媽都修煉大法所以我的家庭氣氛改變很多,家裡一直保持很和善的氣氛。

我的思想也變得純淨,我很少受外邊的影響。因為當一名機師,這些對我很重要,因為工作的要求是我能一直保持平靜。

問:聽說法輪功能夠調節身體,消除許多疾病是這樣嗎? 你的家人是否有所獲益?
阮:我母親的健康日益增強,我和她每天都在努力學法,煉功。 就我個人而言,身體的改變很大。以前,由於我年輕時過度訓練所以有了後遺症,過夜飛行經常讓我的臀部疼痛。當太陽升起時,不像詩歌描寫的這麼浪漫,因為在那個高度,太陽就像燃燒一樣。

回家後,不管整天睡覺,還未睡醒就因臀部的關節給痛醒。每次都要需要幾天才能恢復。身體脫水所以皮膚乾燥,臉上看起來很憔悴。 雖然我靜坐,但解決不了多少。 修煉大法之後,就發生了神奇的事。夜深飛行不再太煩人,因為煉完了五套功法之後,身體恢復了正常狀態,即使睡得少也不睏。

對這個行業來說,40歲以上的人,每隔6個月都要進行一次健康檢查。

台灣和日本的檢查結果比我在考上空軍時更好。 健康檢查的過程是非常嚴格,我現在心血管系統的指數像年輕人一樣。 現在的接受能力比在澳大利學習的接受能力更好,這是奧妙的修煉大法的見證。

(圖片來源:阮俊勇授權提供)

問:你有很多機會飛到其它地方,你也希望能把美好的東西帶回來給你的同胞?那這份心願你找到答案了沒有?
阮:那些問題一直擱在我的腦裡,我很用心通過讀很多書來尋找答案。當我從《轉法輪》一書中找到所有這些問題的答案時,我很高興:「這就是我在一直尋找的東西,我希望幫助我國的人民減輕痛苦和疾病」。我知道我的願望已經實現,人類的不幸和痛苦都可以通過這種修煉方法解脫出來。

我同意這次採訪也是我想藉由此採訪送給我的同胞一份金錢換不來的禮物,一種真正的修煉方法、無數的好處和無需花費金錢。我希望不會有那麼多的人要住院和越南的食物可以變得更健康。因為法輪功會使人的道德回升,人也不敢做壞事了。還會使身體健康和長壽、心態慈悲。我很希望可以幫助越南人了解這種性命雙修的功法。

謝謝你們的媒體幫助我實現這個願望。感謝越南以及世界各地的讀者耐心閱讀到文章的最後一行。 祝讀者愉快和能夠認識到法輪功的美好。

 

(責任編輯:shu)

更多:

分類: 真相


精彩影音

Ad will display in 09 seconds